临帖是要临的分毫不差还是要掌握用笔结体之道?

最近看到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学友曹元伟的一篇文章
,写的很实际,与我意相合,特收藏学习。

问:临帖是要临的分毫不差还是要掌握用笔结体之道?

现在学习书法的人越来越多,各种辅导班、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这应该是中国书法发展之幸事!到底如何临帖,是诸多书法追求者面临的最现实也是最大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学习书法虽然没有童子功,但我也有十数年的学书经历,下面我就谈谈临写行草书的一些体会,与朋友们共勉。

图片 1

选帖对于初学者很重要,如果有条件,可先在你目标书家墨迹中选一个字数较多的字帖。首先墨迹本一般来讲字口清晰,笔画之间以及字与字之间的映带一目了然,在临写的时候很自然地就会注意那些映带关系,结果就不会刻板。比如初学者喜欢王羲之,很多人义无反顾地首选《圣教序》,结果不仅很长时间临不像,而且笔画不入纸。假如先写《兰亭序》,其结果就会大不一样。《兰亭序》用笔十分精到,且笔画之间的映带又细致入微,因为其中的小动作较丰富,所以这就迫使你在临写时不能太快,自然也就克服了因写得快而造成的笔画无力又不入纸的毛病。再说字数问题,临帖的学习点是用笔、结字和章法,对于初学者来说,大多只重视前两点,上面讲的墨迹本应该能解决用笔的问题。再打个比方,如果有两本字帖,甲只有20个字,乙有200个字,把甲写得再熟也只记住了20个字,把乙写熟就可以记200个字,最起码也超过100个,孰优孰劣是很显然的。

临帖的目的,在于借鉴学习,不是写的和字帖一样。

字帖选好后,我认为还是先读一读,这个读不是纯粹读它的内容,而是找一找其中的特点,诸如用笔方法、字形结构、章法等,我一般主张首先注意用笔和结字,最后再看章法。

现在对临帖的认识很矛盾。弄不清到底是要临像还是临得几分像。我准确的告诉你,竭尽全力的临像。在相似之中领悟用笔的方法,才能起到学习的目的。如果不临像,怎么去领悟到别人的用笔?

先说用笔,用笔指用笔的方法,就是怎样把笔画写像,这就需要细心观察,套用孙过庭的话就是察之者尚精,如果你看不到的东西,肯定也写不出来。比如横,在一个字帖中,横的写法不会一样,那么就要逐一分析,单独练习。从起笔开始,看看毛笔的起笔方向、入纸后是顿笔还是顺锋而行,或者还是有其他动作,再看行笔过程中的曲直、粗细等的变化,收笔是回收还是顿收。把所有的横熟练掌握之后,再写一些字帖以外带横的字,这样就得到了巩固,也才算真正掌握了横的写法。对于其它每个笔画都这样去练习,没有学不会的道理。当然,也可以在写完整的字的时候去练基本笔画,其实殊途同归。

孙过庭《书谱》中说的很清楚,拟之者贵似,鉴之者贵精。学习书法的悟性是在临帖时产生的。我们现在的书法学习比不得古人。古人学习书法从小就有教师传授正确的笔法,结字的规则。今天的书法各吹各打,每个书法家都自立其说。中书协副主席刘洪彪甚至认为当代的书法已经超过了以前任何时代。产生这样的认识,就是因为在他眼目中,古代书法没有什么学习价值,自然更无必要临像。

基本笔画基本掌握以后,再用同样的方法写偏旁部首。偏旁部首的写法也是不尽相同的,都要一一掌握,而后再找字帖以外带这个偏旁部首的一些字反复练习,这样不仅仅是巩固所学,更重要的是为过渡到创作打下基础。基本笔画和偏旁部首熟练掌握之后,对于每个字的临写应该容易多了。

启功先生说,临帖临到七分像,便能达到学习的目的了。注意启功先生所说的是“临到”。首先书法不可能完全临得和范本一模一样,分毫不差。就是书写者本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字临摹的分毫不差。启功先生说临到七分像,指的是当达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学习者就会产生对笔法的悟解。领会到用笔的精意。

简单谈谈结构上应该注意的问题。汉字的结构种类较多,我主要说说左右结构的字,其他结构可以触类旁通的。书法上和小学课本里讲的结构特点不尽相同,如课本上讲左窄右宽,书法上也可能是左宽右窄,这就需要我们在临帖时丢掉原来的观念,严格地跟着字帖走,还有的朋友看字帖上的字不好看,临写时就改成自己的写法,这是万万要不得的!另外,左右高低,上开下合,上合下开,左右间距,字间疏密,左收右放,左放右收等等,均须详察。至此,用笔、结字已基本掌握,为检验掌握程度,可以进行背临,背临不是一边背一边临,而是不看字帖去写,也可以念一句写一句。当然,能真正背写出来更好!

学习书法第一不能钻牛角尖,更不能抬杠。要知通变。法理通了,自然能变。如果只知形质的模仿而不知通变,此非书家之为。

很多古代法帖的章法都是很有特点的,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所以,我们绝不能忽视对章法的临习。很多初学者对章法的临习感到很茫然,章法(其实章法有大小之分,小章法如一个字,一组字,一行字,几行字。大章法指全篇各元素的组合,这里指大章法。)一般包括以下一些内容:结字的收放,墨色的浓淡枯湿,线条的粗细变化,疏密对比,行距曲直的变化,字距行距的大小,落款、钤印等。在临习章法时,行数、每行的字数要和原帖一样,找准原帖的节奏,如蘸墨节奏、大小节奏等,对于其它方面在这里不一一细述。

临帖,旨在求“法”——笔法、章法、墨法、字法。初学者,先攻“笔法”,可暂且忽略其他几法,否则会顾此失彼。待娴熟掌握各种笔画的正确书写方法后,再去琢磨章法、墨法和字体结构。比如:钩画在楷书里有六种:竖钩、横钩、横折钩、卧钩、戈钩、竖弯钩,这些钩画要各个击破,才能把带有钩的字写好写像,其他各种笔画也如此。笔画是一个字的组成部件,好比机器的零件,假若零件加工不好,组装成机器,这机器也是次品。大多数人不知其法,白白浪费时间,有甚者背道而驰渐行渐远,终生不得觉悟。

我在中国书法院学习,聆听了许多老师的高论,在临帖上我特别欣赏写生说,就是每一遍临帖都看作是第一次临,杜绝成见,这样你才能不断发现新的东西,试想,如果原来临过的字已固定在脑子里,当你再临它时,很可能还按原来的样子写,就不会再进一步去发现未知,这确实是我们要十分注意的!

临帖,好比仿造一部机器,要想访得好,必先拆解原装机器,然后研究每一个零件,研究透了再去仿造,零件造好后,再去组装。临帖就是这个过程,所以必须要把笔画分类突破,然后再集画成字,这是最正确的学习方法和捷径。学各种书体都要这样去学。书圣王羲之就是这样学习书法的。老朽近作隶书《滕王阁序》顺便发一下,抛砖引玉。

很多朋友给我说开始临帖总是不像,问我这是什麽原因,其实这很正常,再大的名家也是如此!临帖是由不像到像(应该是基本像)再到不像的过程,第一个不像是生,特别是初学者,要想临像第一个字帖可能需要较长时间,但临第二个字帖时,肯定比第一个用时要短得多,这是因为开始时缺乏临帖经验,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用时会越来越少。第二个不像是熟以后的变化,就是改变字帖上的字形结构,这是由临帖向创作过渡的关键。

简单谈临帖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个人之见,不足为训.

一,“笔秃千管,墨磨万锭”是古代书家理想而有效的临帖方法。现代的书法学习虽也离不开扎实的临帖功夫,但生活节奏的加快、信息量的剧增,即使专业学习也不可能下到古人的功夫。所以,书法学习中亟需省时、高效的临帖方法。

首先,选帖要准确。选帖的准确与否,与学书者有很大关系。如果对一种帖有较浓厚的兴趣,你临帖的热情就会高。中国书法艺术博大精深,有篆、隶、行、草、楷诸体,又因各体风格迥异,使古今书帖如群星灿烂。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字帖就得下一番功夫,不仅要感兴趣,还应因人而异,考虑是否适合自己,有没有发展。考虑所选的字帖与自己平时的书写习惯、特别是与自己的钢笔书写习惯有没有冲突,要尽量减少这种冲突。

二,临帖要到位,即“拟之贵似”。只有模仿的程度维妙维肖,逐渐消蚀掉自己先前的书写习气,书写技巧才能逐步接近或达到原帖书家水平。在学书伊始,暂时不理解的“生吞活剥”,也比偷懒式的“变通”更有意义。弘一法师的临帖就是力求准确到位。他曾说:“朽人于写字时,皆依西洋画图案之原则,竭力配置调和全纸面之形状……。故朽人所写之字应作一张图案画视之,斯可矣。”弘一法师若没有早年酷似原帖的临写功夫,便不会有他晚年独特的书法风格的形成。为此,学书者应力求对原帖临准、临像、临到位,养成良好的临帖习惯。每临一帖,可按“读-背-临-校-改-记”六字绳之,其中校帖与改帖是写到位的关键。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日毕万字”已不可能。学书者还应树立这样一个信念:每临习一遍要有一遍的收获。临写前明确任务,临写后检查效果。每次临写前要明确:这一遍临习重点突破哪些难点,临写一遍后检查哪些已得,哪些未得。已得的逐渐强化成书法技巧,变为书写潜意识;未得的再次临写寻求解决。

三,练笔要持久。要耐得住寂寞,始终保持临习的兴趣,临帖的功夫是准确性的积累。因为,一些技巧一时写准确了,但不一定能掌握住,这就需要反复临写来巩固成果。大致说来,临帖中常遇到如下分心处;或帖中一些高难度的笔画一时难以写像;或有某处数十日不合辙,学书如触墙壁,仿佛全无进展;或受别人说法或随流行书风影响,对所临字帖的合理性产生怀疑;或好高骛远,浅尝辄止;或为世事所累、兴趣转移……。凡此种种主客观原因,皆可使临帖的信念降低,甚至半途而废。因此,应做到:立志高远、意志坚强,坚持到底,形成强化训练的习惯,自我规定每天必写的最少字数,无论何种原因决不间断。长此以往,临帖便会由“被迫”变成“自觉”

4,学书要变通。学书者在临帖一段时间或临过几本帖后,要不满足于极似原帖,临写中要求与原帖有“不同”之处。临习一帖相当一段时间后,可从以下途径找变化:一是先挑出帖中所有感兴趣的“字”,反复临写寻找感觉,再把这种感觉放入原帖,以此改造所不喜欢“字”的写法。二是把原帖字放大写或变小写,通过改变笔法寻找改变。三是改变原帖章法临习如:把“空灵”的写“茂密”,反之亦可。在学过两本以上字帖后,可通过“复合法”求变通,或看着甲帖临乙帖;或把甲帖笔意与乙帖结构相结合;或以甲帖章法改造乙帖;或把甲帖中自认为不喜欢的笔画,换成另一帖中运用熟练的笔画,然后注意检验效果。以上方法,在学帖的较高阶段运用是十分必要的,这是对临帖的深化,也是初级创作向高一级的过渡。

谢谢悟空邀请!临帖即要求达到很相似的目的,又要掌握用笔结体之道。

这里着重谈谈掌握某种字帖用笔结体的方法对集字创作的作用。

比如我们以陆柬之《文赋》里的字作集字创作,内容是一首古诗,问题出来了,《文赋》字帖里没有的字怎样补字?怎样写才和此帖风格相合,既和谐又自然?

如果在临《文赋》时,只注重表面的形似,不细心体会原帖的神气,不认真理解它的用笔、结体特征。要做根据字帖上己有的字的形态作追加延伸,把补字写出来符合该帖特征就比较困难。

所以在平时临帖时,要动脑筋作分析的临摹,多问几个为什么?理解原帖的用笔、结构、章法特征。

在作集字作品创作时,字帖上没有的字,要参考己有的偏旁、部首以及相似的结构。根据平时临帖对结构规律的理解,写出既符合该帖特征,而字帖上又没有的字来。最后把它放在整幅作品中风度、神采、韵味浑然一体,达到既和谐又不生硬的风格统一目的。

所以临帖既要准确,又要掌握用笔结体之道,为后期的创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个人浅见,仅供参考。不当之处,敬请包涵。下图为陆柬之书写的《文赋》局部)。

临帖如果能临得分毫不差,那就再不用临帖了,已经成为书法家了,可以写字上市场经销了。

因为临帖是很难临像的,何况临得分毫不差?就说《兰亭序》,从唐代到现代沈尹默,无论是姓赵的,还有文、董等大书法家,竟无一人能临得一模一样。

因此学书法要去死临帖,应是死路一条。

正确的临帖方法是选择一个字帖,向书法老师请教专业笔法,分析字帖的笔法特点,然后尽量按笔法写像字帖,慢慢就会有进步,从不太像到比较像。

关键还是要得笔法,如果不得笔法,临得再像也是木偶。这里介绍一个古人的学习书法观点,供参考:

临帖的方法大致有以下几个过程: (一)读帖
“读帖”不是像读书那样看帖上所写的文字的内容,而是分析这本字帖的风格特征。分析一下笔画的起笔、收笔、藏锋、露锋、方圆及转折等运笔特点,结体的松紧、收放以及正侧、疏密等组字特点,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的章法特点。读帖就像交友,第一次见面仅记大致轮廓,久而久之,只要一想起帖,帖中各字形象就立即在脑海里自然浮现。甚至每写一个字,帖上的字形就已出现在纸上,写字似乎成了摹字了,对初学者的帮助相当大。因此,我们在临帖前要养成读帖的良好习惯。
(二)对临
“对临”是对照字帖逐笔临写。初学者可选“米字格”或“九宫格”练。这样比较容易找到字帖上相对应的位置及笔画的大小。但它仅仅是初学者的扶手,不能依赖,基本了解并掌握对临方法后,应直接在方格内临写。对临最好先易后难,先临简单易写的字,或按部首归类练习,然后再选临左右结构、上下结构等具有典型性的范字,由浅入深,最后再按字帖上的顺序通临。对临要求勤字帖。看一笔写一笔,对初学者来说容易找到正确的位置,但容易使笔画间的笔意联系隔断,因此最好将互为呼应的几笔一次完成。随着临习熟练程度的提高,逐渐减少看帖的次数,最后看一字写一字。对临过程中,如发现某字没写好,可紧接着再临写同一个字,这叫连临。连临要在临前对照字帖找出上一个字的病因,然后再写第二个。如果连写几个仍不见效,且又找不出原因,可摹写一遍后再写。一本字帖从头至尾临一遍,称“一通”。临完一通后可在末尾记上年月、姓名、帕名及第几遍,古人称其为“窗课”、“功课”。保留功课可以检验自己进步的轨迹。对临比较熟练了,可以进行意临。
(三)意临
意临,是看着字帖临出了自己的特点。意临是结束形似阶段后的新开始。描红、影摹、对临都要求形似,形似是解决“入帖”的技法问题,临得与颜真卿、柳公权一样,哪怕能以假乱真,还不是自己的字,是人家的“体’.所以光“入帖”还不够,还要“出帖”。“出帖”是要离开所临字帖的形貌,要遗貌取神。“意临”就是要在临习时掺入已意,或得其意而忘其形。这就像漫画家笔下的画像,一望便知是某人,但与那人的照片又不完全相同。意临出来的字与原帖的字相比,在似与不似之间。临帖而不全像帖,叫出帖。
(四)背临
背临是不看字帖,把帖的神貌在笔下反映出来。背临着要对此帖的技法熟练掌握,并能举一反三,甚至连字帖上没有的字也能写出来,而且风格基本相近。这时可以换帖了。一般情况下,每天坚持临帖
l - 2
小时,快则半年,慢则一年,即可完成入帖到出帖的过程。如果临了相当一段时间仍无法人帖,建议考虑换帖,找自己喜爱的字帖临习,千万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五)换帖 换帖的几种选择: 1. 同类帖的转换
同类帖,是指同一书家的不同碑帖。如果原先临颜真卿《勤礼碑》的,可改换成临颜真卿的《东方画赞》、《麻姑仙坛记》或《多宝塔》等。同类帖的转换,对同一书家风格演变有更深的理解。

  1. 不同类帖的转换
    不同类帖,指不同书家风格类的帖。如,改颜为柳,或改柳为颜。学颜、柳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笔法问题。可是楷书结构最完备当属欧阳询,故临习欧体对楷书结构的奇巧严密大有好处。但欧体写久了会刻板,也可临习一下阔绰温润的虞世南《孔子庙堂碑》以增其趣。
  2. 为学行书作准备
    如果练习楷书毛笔字的目的是为了练行书的话,那么颜、柳的楷书与行书毛笔字之间似乎有条沟壑,颇难逾越。它们之间的桥梁有二:一为禇遂良的《雁塔圣教序》,由于它的笔势极富变化,婀娜多姿,可以克服颜、柳笔画的板实僵硬,从中化出许多风格来,因此禇字被称为“广大教化主”。宋代大书家米芾就有“学禇最久”的经历。二是智永《真书千字文》。它实际上是行楷书体,与东晋王羲之行书一脉相承。因此也是由楷书过渡到行书的桥梁之一。
  3. 换临魏碑
    魏碑是北魏碑版楷书,风格多变,与唐楷不同。临魏碑利于从唐楷中跳出来形成自己的风格。但魏碑良莠不齐,不能随便乱临。初学者可选比较规整的郑文公碑》、《张猛龙碑》、《元怀墓志》、《张玄墓志》等。有些魏碑造像题记是石工直接操刀作笔刻凿而成,有不少错别字,甚至漏刻错刻的,具有较强的鉴别能力者才能借鉴吸收,不可拿来就学。

我们学习书法的目的是通过临摹掌握经典书法美观的字形和技法要做到这一点,自然临摹的越接近原帖越好。如果临摹不像,说明点画不准,结构不准,整个字形自然不到位。形不准,有那里能够见神。所以初学要得形和技法,第二部则是见原帖之神,第三部才是融会贯通。学习书法能够见形得神,悟“道”,这里的道就是规律,书法技法和理论的基本规律,一家之法的基本规律。

从理论上来说,确实如此。但在具体实践中,由于不同情况下都人可能对书法上某方面的技法理论有所深悟,就是说并不是一模一样的而且参差不齐。这种不同就会逐步形成自家面目或风格。

对书法的学习从基础上来说,就是通过临摹获得法、势、意、形、神等方面的元素。

临摹,临摹的越接近原帖,说明我们掌握的东西越较丰富和扎实。形似和掌握用笔结体之道只是学习书法过程中的两个环节。都是要达到的基本层次。

临摹学习书法还有学会读帖,练眼,熟练自己的观察入微的能力。还有一个方面也非常重要,就是背临,对临可能只是掌握初步的技法知识,还不能完全离开字帖,要想做到脱帖,从有无我到有我,就不像要学会背临,能够背临字帖上的字,甚至通篇背临。才能真正将古代的经典技法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到自己的书法实践中。背临即是解决单字的问题也要考虑章法的问题。也就是单字背临和通篇背临的问题。

还有就是意临,意临是由临摹到创作的过度阶段。意临一般情况以形为基础,偏重某一方面或整体风格去临摹,甚至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审美情趣去临摹。如王铎的临摹方法。

首先应该弄清楚临帖的目的是什么?中国书法有数量众多的碑帖,该临哪种需要选择。哪种帖都不能说完美。创帖的书法家有自己的审美方式及书写技巧,临帖的人只是按照字形去学写,应掌握运笔的技巧和方法取其长处,避其短处,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这是会临,如果临的一模一样那就有问题了,好的可以学,那些败笔和不足是不可以学的。比如兰亭序中的那个少字和涂改不足,都应该避之,传好的是业绩,传坏的是错误,这是合理判断。

临帖临的分毫不差固然很重要但是用笔的结体之道更加重要。临帖是要讲方法的

1,读帖
不是像读书那样看帖上所写的文字的内容,而是分析字帖的风格。分析笔画的起笔、收笔、藏锋、露锋、方圆及转折等运笔特点,结体的松紧、收放以及正侧、疏密等组字特点,读帖第一眼记大致轮廓,久而久之,只要一想起帖,帖中各字形象就立即在脑海里自然浮现。对初学者帮助很大。

2,对临
是对照字帖逐笔临写。但它仅仅是初学者的扶手,不能依赖,基本了解并掌握对临方法后,应直接在方格内临写。对临最好先易后难,先临简单易写的字,或按部首归类练习,然后再选临左右结构、上下结构等具有典型性的范字,由浅入深,最后再按字帖上的顺序通临

3,意临
是结束形似阶段后的新开始。描红、影摹、对临都要求形似,形似是解决“入帖”的技法问题。

4,背临是不看字帖,把帖的神貌在笔下反映出来。背临着要对此帖的技法熟练掌握,并能举一反三,甚至连字帖上没有的字也能写出来,而且风格基本一致。

致此临帖才能结束,可以换一本风格相似的贴再反复的练习,融会贯通。

我是一人。为什么一定要有在这两者选其一。

临得分毫不差的目的是为了,归纳总结自己的一套用笔结体甚至章法。

临帖临得像,才能够证明你有可能,注意是“有可能”掌握这个帖的“笔法”。想临得像但临不像的,绝对不可能掌握。不要逃避,不要找借口。

提问者的问题有些像在逃避,临帖当然最基础的要求就是像原帖。

连我们书圣王羲之都临过帖,而且临到已经“乱真”的地步。钟繇被尊称为“楷书之祖”,他的《宣示表》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上图《宣示表》,著名小楷法帖。原为三国时魏钟繇所书,真迹不传于世,只有刻本。此刻本专家认为是根据“王羲之临本”摹刻。

如果现在看到的《宣示表》真的就是王羲之的临本,我们不少对钟繇字的各种感受,其实就是王羲之临出来的字。这已经超出了分毫不差,直接就是“原本”。

可是王羲之他自己的小楷和《宣示表》,相差非常的大。

上图王羲之《黄庭经》,也叫《换鹅帖》。

王羲之从临写《宣示表》,到自己写出《黄庭经》是不是算是“掌握用笔结体之道”。

你临帖的最终目的当然是掌握“这个帖中的用笔方法”。如果你想要临得像,可是你又做不到,那么你不可能“这个帖中的用笔方法”。

一人有感

书法是白纸黑字,不管你说什么,说的多好,你写出来的字是最有说服力。

举个例子,有些人质疑田英章的楷书写得不好,是完全不入流的,不堪入目的那种不好。

不说田英章的字写得怎样,就看他写得基础笔画。那些觉得田英章的字一文不值的人,他们写楷书的基本笔画能够写成这样吗?

有些人批评田英章的字像不像欧楷,临得不像,但是临写欧楷的时候,所写的基础笔画水平有没有田英章高。

临帖临得像,才能够证明你有可能,注意是有可能掌握这个帖的“笔法”。想临得像但临不像的,绝对不可能掌握。

以我的知识,尽可能地客观求真。能力有限,也有一定的取舍。如有补充,欢迎大家一起讨论,一起进步。

我是一人,喜欢书画和艺术相关,关注我。19年12月13日沪。

很高兴能回答这个问题!

在书法练习过程中,临帖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在临帖的过程中,能临到分毫不差当然非常难得,也代表了一定的功力,但个人觉得在临帖过程中还是要去深刻体会用笔结体之道的,只有掌握好了用笔结体才能体会其中的精髓所在。也只有真正的体会会到了精髓临出来的作品才会具有神韵。而且在日后的习作当中才来做到运用自余,形成自己的风格!当然真正的要掌握这当中的精髓也需要自身不断的坚持,不断的练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希望你能早日练有所成!以上个人愚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