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场馆赛后再利用:鸟巢一天租金300万

奥运场馆已成京城演出新地标?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5.09

北京奥运会结束已经两年,鸟巢、水立方、五棵松等奥运场馆,是否已经找到了最适合与它们共同发展的“新娘”?体育、旅游、文艺演出,谁才是最适合与它们共度“后奥运时代”的另一半?

最适合做演出?

早在奥运会举办前,关于场馆在奥运会后的利用问题就已经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了。运作高水平体育赛事是很多人想到的“近水楼台”式的办法。不过,“商业性质的比赛不是能经常举办的,尤其是邀请国外高水平球队来参赛本身就是一项高成本的投资,而效益却并不总是很好。实际上,指望举办比赛维持场馆运营那是很困难的。”水立方管理公司综合部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旅游是很多人想到的第二条路。数据也给了这个观点一定的支撑。负责鸟巢和水立方运营管理的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爱庆在8月9日的北京奥运城市发展论坛上给出了这样一组数字:从奥运后的正式开放到今年7月底,鸟巢已经接待游客1300万人次,实现运营收入5.5亿元;水立方从奥运后的开放到改造工程开工的一年时间内,累计接待游客450万人次,实现综合运营收入1.5亿元。但与此同时,李爱庆也表示,在这两个场馆的旅游收入中,门票收入占的比例高达70%至90%,明显存在收入结构单一的风险。因此,作为运营方,他们也一直在考虑开发大型文艺演出活动,实现经营多样化。

另一方面,奥运场馆改造后的多功能舞台、优质的音响、舒适的座椅等,加上场馆已经具有的知名度与文化价值,使得它们具备了举办文化演出活动的先天优势。“五棵松体育馆最初是由AEG公司运营管理,AEG是一家世界范围内知名的体育娱乐活动推广公司,旗下运营着全球100余家体育娱乐场馆。这家公司的运营一方面为五棵松带来了先进的管理理念,另一方面AEG自身丰富的资源也为五棵松体育馆带来了许多演出项目,如最初的碧昂斯演唱会和最近将要举办的王菲北京演唱会。”北京五棵松体育场馆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媒体联络部相关负责人徐秀菊告诉记者。现在五棵松体育馆成立了专门的北京五棵松体育场馆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对场馆进行运营,同时保持与AEG等公司的合作,其目标是将该场馆打造成北京演出娱乐行业的新地标。

可以说,在奥运会结束两年后的今天,成立专门的管理公司,并把演出作为今后的主打牌,已经成为了许多奥运场馆主要的运营目标。鸟巢在2009年成功举办过“成龙与他的朋友们”演唱会、《图兰朵》等大型演出之后,再次充分利用了其他演出剧场无法比拟的场地和设备,举办了“北京2010鸟巢大型环保演唱会”。而在采访中,鸟巢有关运营人员也向记者展示了《国家体育场2010招商手册》,其中在“赛演篇”的文化类表演活动一章中明确标识着:鸟巢的建筑规模巨大,非常适合大场面的表演形式。鸟巢将与行业内顶级演出机构合作,策划独具鸟巢特色的文艺表演。而目前正在水立方举办的“梦幻水立方”大型全景芭蕾秀《天鹅湖》等,则直接把体育场馆变成了具有舞台演出效果的剧院。

来自奥运场馆的运营数据也说明了文化演出活动将是他们未来关注的重点。奥运会结束之后的两年里,鸟巢举办过不到10次大规模活动,其中演出项目占到一半;水立方举办的32次大型活动中,有10次为文艺演出类项目;五棵松体育馆奥运会之后举办过的14场大型活动,其中演唱会等演出类有10次,篮球赛事只有四次,而在今年已经举办和即将进行的十大项目中,只有1项是体育赛事,其他皆为演出项目。

品牌时代来临

一个最新的动向是,大部分的奥运场馆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做文艺演出活动的场地提供者,因为这样并不能使场馆使用达到饱和状态,盈利也有一定的困难。于是一些场馆开始转变思路,尝试自己运营演出项目。

“五棵松体育馆在9月要做一个叫做《与恐龙同行》的项目,就是我们管理公司自己从国外引进的,并且是由我们公司自己运作的项目。这是我们转型的一个探索,我们希望今后五棵松不仅仅是篮球比赛馆,也不仅仅是场地出租方,而且还将具备自己编排节目、运营演出的功能。”徐秀菊告诉记者,“这样场馆才能够更加灵活地利用场地,比如《与恐龙同行》,目前安排的是连演10天,到时候我们可以根据市场反应进行灵活调整,继续演还是提前结束都有可能。”

不过对于奥运场馆来说,定位一直是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因为虽然奥运场馆是为全民建设的,然而一方面通过对公众进行运动健身和旅游方面的开发无法满足其维持运营的需要;另一方面鸟巢、水立方等奥运场馆的人文内涵使得社会对其定位和发展有了更高的要求。于是高雅路线与大众路线之间的冲突,束缚了一些场馆进行全方位开发利用的思路,部分奥运场馆始终不能超越奥运概念而形成新的品牌。

不过已有先行者如五棵松体育馆已经开始了转型尝试,而水立方目前正在运营的《天鹅湖》项目,也宣称“以高雅艺术大众化为宗旨,以市场化运营赛后场馆为导向”,其最低的家庭套票每张甚至低于150元,这个项目为奥运场馆转型做出了大胆有益的探索,而水立方同时又是国内外第一个以奥运场馆为主题的演艺品牌,甚至被媒体誉为“引领奥运场馆转型大型演出之路”。而对于最为社会关注的国家体育场鸟巢,运营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鸟巢对于观众人数要求等方面的限制,因此在演出项目选择上很受束缚。目前鸟巢运营方正在研究引进驻场演出的模式,为游客们在静态参观的同时提供更多的演出娱乐活动,这是鸟巢在创建新品牌项目方面的进一步尝试。”

发展至今,奥运场馆与演出行业日益脱离了简单合作利用的阶段,开始更紧密地融为一体,奥运场馆与文艺演出实现了实质意义上的“联姻”,并朝着打造北京文艺演出新地标的目标迈进。

图片 1

昨日,工作人员在鸟巢清理场地,就在前天,这里刚刚举办了一场汪峰演唱会。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图片 2

昨日,“万事达中心”正在准备一场商业演出。

针对北京奥运场馆赛后是否存在利用率低、运营困境,昨日,北京正式公布多所奥运场馆赛后利用情况。“北京奥运场馆赛后利用总体很好。”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蒋效愚表示。

数据显示,奥运地标“鸟巢”5年已累计接待中外游客2300万人次,目前已实现自负盈亏,不需要财政来“养”。

另外,北京为申办冬奥会或新建一速滑馆。蒋效愚对此表示,新建场馆不会刻意建成“地标”,而会秉持节俭方针。

赛后场馆转型多元、利用率高

蒋效愚介绍,2008年北京奥运会共使用了31个场馆。其中12个为新建、11个改建,还有8个是临时建筑。其中,部分场馆归属高校,目前主要服务于大学体育教学及周边居民健身。今后,这部分场馆将进一步面向社会开放。

像鸟巢、水立方、五棵松体育馆等,蒋效愚认为这些场馆属于社会化程度较高的一类。“比如五棵松体育馆建设了篮球公园,是目前国内最集中的标准场地;水立方经过改造,平时成为嬉水乐园;鸟巢也开展了很多全民健身的服务项目。”

此外,还有一部分场馆主要应用于竞技体育,比如射击、自行车场馆等,目前作为国家队的训练场地。场馆赛后利用已实现了“既服务赛事,又服务全民健身,既服务会展,又服务旅游休闲”。

申办冬奥会或新建一速滑馆

蒋效愚解释,北京奥运场馆的赛后如何利用,实际上在赛事场馆的规划、选址、设计和建造阶段就已纳入考虑。过去几十年以来,中国建设体育场馆的模式一直是“国家立项投资,交由体育部门经营管理”。北京奥运会则没有依循于这种模式,而是将场馆纳入了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经营的道路。

“社会单位参与投资时,中标的依据不仅要有场馆设计、融资的方案,还要求拟定赛后经营运作的方案。”因此,北京奥运场馆赛后有效避免了更换业主、停滞经营的“真空期”。

另外,针对北京申办冬奥会或将新建的速滑馆,蒋效愚表示其不会刻意打造成地标性建筑,会符合节俭办奥运的原则。“鸟巢水立方在建设之初也是为了满足奥运会需要,成为地标并非有意为之。”

■ 探访

1

地点:五棵松体育馆

巨资改造 承办北京六成商演

昨天,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下沉式的“HI-PARK”场地内,座无虚席,“三对三大师赛”正在开战;已冠名“万事达中心”的体育馆里,正筹备五月天演唱会布展。

据了解,2006年10月,在建的五棵松项目由华熙集团有限公司接手,成为中国唯一一个由民营企业建设、运营的体育场馆。建设期间,为NBA设计场馆的美方专家即修改过建设方案,就是为了更有利于奥运赛后运营;全球第二大现场演出和场馆运营商AEG也于2008年成为五棵松体育馆的合作运营商,为奥运后举办现场演出各种细节,对场馆逐个整改。

“五棵松体育馆后期改造费用超过6亿元。”华熙集团总经理王淑侠介绍,2011年,五棵松体育馆成为国内首家获得商业冠名的奥运场馆,更名为“万事达中心”。目前,其80%的收入来自冠名权和各类赞助商,开辟了全新的体育场馆盈利模式。

记者了解到,五棵松体育馆现每年场地使用率为70%,意味着70%的天数都在比赛、演出或场布搭建。其中场次占比最高的是文化娱乐演出,超过7成。目前,这里举行的营业性演出占整个北京市商演的60%。

针对申办冬奥会的场馆条件,王淑侠介绍,已有专家进行了评估。“场馆设施、制冰的质量、看台、队员的休息室、贵宾室等,都没有问题。”她表示,场馆内4小时就可“变”出冰场。

2

地点:国家体育场

一天租金300万 不靠门票过活

昨天上午,在鸟巢,刚刚结束的汪峰演唱会正在撤展。“目前鸟巢场地租赁费用基准数字是1天300万元,还包含3天装台和1天拆台。”国家体育场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相军介绍。

相军说,具体场地费用还会根据一些因素浮动,比如演出赛事级别、档次,吸引人数越高,场租越低。此外,像企业新品发布会等费用会有所上浮;青少年等公益性质的活动有可能免费。

他介绍,自北京奥运会后至2014年7月,鸟巢累计接待中外游客超过2300万人次。在以往,鸟巢门票收入一度占80%-90%,也就是基本依靠门票“挣钱”;目前,这一数字已下降至30%左右。已实现自负盈亏,不依靠任何财政投入。

“鸟巢的财务情况每年都会对外公开。”相军表示,鸟巢每年的运营成本包括保洁、保安、运行、维护等在6000万元左右。另外还会有部分搭建场地设施等成本产生。

从鸟巢目前的运营模式来看,40%活动是由鸟巢自主投资,也就是接下档期,自主运营,比如目前京城最大雪上乐园“鸟巢欢乐冰雪季”等。此外,40%是出租场地;20%是场地免费,收取流水提成。

据运营方公布,截至目前,鸟巢已举办各类赛演活动150余场次,其中参与人数万人以上的大型活动80余场次,参与人数四万人以上的国际顶级赛演30余场次。

3

地点:水立方

已盈亏平衡 可变身冬奥冰壶赛场

在水立方嬉水乐园,刚刚上演了“比基尼相亲”七夕活动。作为唯一一座由全球华人共同捐资建设的奥运场馆,奥运会后已晋级为5A级旅游景区。

“水立方”赛后由国资公司主导管理与运营。其中,与旅游相关的收入大约占“水立方”赛后运营总收入的三成左右,而商业演出、发布会、演唱会等也是“水立方”重要的经营收入来源。

据水立方公布,自正式开放运营至2014年6月底,已累计接待了1418万人次海内外游客,举办各类活动837场次,涵盖了国际体育赛事、公益文化活动、文艺演出、群众游泳健身、商业活动、旅游等各个方面,为95万群众提供游泳健身服务,推出千余种特许商品。

目前,水立方已连年实现场馆盈亏平衡。最近,北京、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水立方场馆经营方表示,如果申奥成功,水立方将作为冰壶比赛场地。

新京报记者 温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